俄罗斯历史上最令人费解的神秘事件之一——佳特洛夫山口事件

2019-12-08| 发布者: 俊行天| 查看: 371

       60年前,俄罗斯9名越野滑雪运动员在乌拉尔山臭名昭著的佳特洛夫山口(Dyatlov Pass)被“雪人”压死,系俄罗斯历史上最令人费解的神秘事件之一。

       根据苏联的一项调查,当时,这9人试图逃离了一股“未知的强大力量”。一些受害者的头骨和胸部受伤,21岁的柳德米拉·杜宾尼纳(Lyudmila Dubinina)和38岁的塞恩·佐罗塔列夫 (Semen Zolotarev)的舌头和眼睛不见了。还有一些人因为夜间只穿袜子或内衣逃离帐篷而被冷死。

       俄罗斯最大的报纸《真理报》(Kommsomolskaya Pravda)在一篇文章的标题中问道:“雪人会在雅特洛夫山口杀死游客吗?”

       一名主治医生表示,佐罗塔列和杜宾尼纳折断的肋骨损伤是某种大型动物挤压她们胸部的结果。

       正在调查这起令人毛骨悚然案件的报纸称:“这位著名的医生害怕被嘲笑,要求不要透露他的名字。”

       其中一名受害者在日志中写道:“最近科学界对雪人的存在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根据最新数据,雪人生活在奥托滕山附近的乌拉尔北部。”

       自1959年以来,关于这9个人是如何死亡的,人们提出了许多理论。


事件的过程

       1959年一月底,前苏联乌拉尔山区,一个由十名登山队员组成的探险小队正在冰天雪地中艰苦跋涉着。十名队员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登山爱好者,且大都来自乌拉尔工业学院(嗯,叶利钦也毕业于这所学校,他后来把其改建为乌拉尔联邦大学)。十个人中有八名男性,两名女性,年纪最大的38岁,年纪最小的21岁,可以说都是精力充沛的年纪。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海拔1234.2米的奥托腾山(Отортен)。虽然高度并不算惊人,但此地在冬季可以达到零下40度的低温,又因为地势险要,在登山困难指数中处于第三等级(Category III),也就是最困难级。此外,根据当地原住民的曼西河(Mansi river)语,“奥托腾”的意思就是“不要去那里”的意思。

奥托腾山的地形图

       探险队先是于1月25日乘坐火车来到Ivdel (Ивдель)市,两天之后,又搭乘卡车来到山区最深处的一个落脚营地Vizhai (Вижай) 。就在此地,其中一名叫做尤里·叶菲莫维奇·尤金(Yuri Yefimovich Yudin )的男性队员开始身体严重不适,虽然觉得可惜,但却只好退出团队。尤金肯定没有想到,正是由于这一决定,让他逃脱了一场噩梦般的灾难。分别之前,队长伊戈尔·迪亚特洛夫(Igor Dyatlov)告诉尤金:他们大约在2月12日会回到Vizhai 营地,然后会发电报给学校的体育俱乐部汇报,如果没有及时回来,就可能是遇到了麻烦,也许会再晚几天返回。

       带着惋惜,尤金(中间那位)和队友们依依惜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生离死别。

       九人团队开始进发,1月31日他们来到了山区边缘的山脚下,在一处茂密的树林中,小队仔细地埋藏了一部分食物储备和冗余设备,以便回程时再取用。轻装上阵的他们,在队长迪亚特洛夫的率领下,向着目的地进发。

       一天之后的2月1日,冒险小队进入了山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袭击了他们,因为能见度极低,在暴雪中小队迷失了方向。原本打算越过山口并在山脉北面扎营的他们,偏离了方向转而向西进发,攀到了一座叫做Kholat Syakhl的山上。而这座山的名字,在当地的土话里的意思是“死亡之山”,这似乎冥冥之中预示着他们的命运。

       发现偏离了既定路线之后,队长迪亚特洛夫做出了一个罕见的决定:他让大家在山坡上扎营,而不是前往1.5公里之外山脚下的树林中。(因为登山队一般都会选择树林处而不是山坡安营扎寨)事后尤金对此的猜测是,也许迪亚特洛夫是想锻炼一下队伍在山坡扎营的能力。下午5时左右,队员们在山腰上搭起一顶帐篷,九名队员在里面简单吃了点东西,就陆续进入睡袋睡觉。他们并不知道,就在这天夜里,噩梦降临了。。。

       虽然关于登山队遇难的新闻从来都屡见不鲜,但是迪亚特洛夫团队的遇难,却存在很多不可思议的谜团,因此被称为“迪亚特洛夫事件(Dyatlov Pass incident)”。让我们从搜救开始,看看这起神秘事件中离奇的哪些部分。2月12日那天,尤金依然没有等到队友们的回归,但考虑到登山中遭遇意外而延误也是常有的事情,于是直到2月20日,在登山队员的亲属强烈要求下,第一只由师生志愿者们组成的搜救小队才向山区进发。此后军队和警察也参与进来,并派出直升机进行搜救行动。

       2月26日,搜救小队终于在Kholat Syakhl山找到了小队们当夜露宿的营地。此时帐篷已经倒塌并被雪覆盖,发现帐篷的搜救学生米哈伊尔·萨拉文(Mikhail Sharavin)说:帐篷被割开成了两半,里面空无一人,但是队员们的物品和鞋子都在里面。

       随着进一步调查发现,帐篷是被自内向外割开的。这说明当时队员们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需要立刻从帐篷中紧急逃生,只能割开它。而帐篷外有八、九队脚印,这些脚印要么是只穿着袜子,要么只穿着一只鞋,有的甚至是光着脚的。

       跟随着脚印的踪迹,搜救队来到了树林的边缘处,但在500米之后足迹便消失了。搜救队员在一颗红松下发现了生火的痕迹:一些残留的灰烬。就在这里,搜救队员找到了头两具尸体,分别属于克洛文尼申科(Krivonischenko)和多洛申科(Doroshenko),两具尸体都光着脚,只穿着内衣裤。他们还发现那颗红松五米高以上的部分有折断的痕迹,这暗示了他们也许爬上了树寻找什么,又或许是在逃避什么东西。

       在红松和营地之间,搜救队员又发现了三具尸体,分别属于队长迪亚特洛夫,科莫格诺娃(Kolmogorova )和斯洛伯丁(Slobodin)。他们死亡时的姿势,表明他们可能正在试图极力逃回营地。他们的尸体分别在距离红松300米,480米和630米处被发现。

       剩下的四具尸体直到两个月后才被发现,它们位于距离红松75米外的一个山沟里。从尸体来看,这4人的穿着比另外5人完整,而且他们试图用已罹难的队友的衣服保暖。尸体被发现时,佐洛塔里尤夫(Zolotaryov)穿着杜比尼娜(Dubinina)的毛皮大衣和帽子,而杜比尼娜的脚则用克洛文尼申科的羊毛裤子的残余碎料包裹着。

       然而更诡异的现象是,和之前发现的五具尸体并无明显外伤,只能归结于被极低温冻死不同,后来发现的四具尸体,有三具身上有致命的外伤:其中尼古拉(Nicolai)的颅骨遭遇到了强力重击,佐洛塔里尤夫和杜比尼娜的胸骨遭到了粉碎性骨折。根据鲍里斯医生的推测,需要非常强力的冲击力才可能造成这种外伤,甚至不亚于一辆汽车的撞击。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骨折之外,尸体却并未有其他相关的外伤。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杜比尼娜的舌头和眼球居然不见了。

       此外还有一个疑点是,佐洛塔里尤夫的脖子上挂着一架相机,而相机里的底片却全部失效了。全部九名遇难者尸体被发现的位置示意图。

       在尸体全部发现之后的调查中,又发现了一些很可疑的线索:

       首先是一名遇难者的家属在葬礼出殡时,发现尸体的皮肤呈现出吊诡的橘红色,且尸体的头发变成了白色

       接下来的化验报告显示,部分遇难者的衣服上检测出超高剂量的放射性。遇难者所在的山坡上,还发现了大量金属碎片。最后,位于事故发生地以南50公里处的另一队登山者声称,在惨剧发生的当晚,他们曾经看到天空的北方有亮红色的球体。这一点被当地的气象工作人员所证实。这起神秘的集体死亡事件最终以队长的名字命名为“迪亚特洛夫事件”

       对于“迪亚特洛夫事件”,当时苏联给出的最终官方结论是,所有的遇难者均死于“非同寻常的自然力量”(我可以理解为超自然力量吗?)。事件的调查于1959年5月终止,并没有任何人对此事件负责。调查报告也随即被列入机密文件,直到90年代才正式解密,然而很多照片已经失踪了。 此外,在事故发生后的三年内,该地区被彻底封锁,禁止任何登山和户外运动者进入。虽然前苏联政府三缄其口,但是关于此事件的猜测却一直存在着。那个可怕的夜里,就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九名探险者陆续死于非命?


引发广泛的猜测

1. 死于当地的土著曼西人(Mansi)的袭击。

       因为事发当地属于曼西人的领地,而且割去入侵者的舌头也很符合他们的行为,然而,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事故发生时除了九名遇难者外,该地区还有其他人存在。而且现场也并未发现存在搏斗的迹象,根据鲍里斯医生的说法,死者身上的打击伤不可能是人力做到的。

2.死于“悖论脱衣症(Paradoxical undressing)”

       该理论试图解释在当时零下35°以下的低温时,为何遇难者还会只穿着单薄的衣服。这是因为,有四分之一被冻死的人在死前会出现“悖论脱衣”现象,此时人会失去辨识力并变得丧失理智而好斗。这或许解释了他们脱下衣服,并很快因为体温急剧降低而死亡。但是这却无法解释为什么队员们要割开帐篷,而当时帐篷内的温度并不足以引发悖论脱衣症状。

3.死于雪崩。

       这是此前被广泛接受的观点之一,它很好地假设了在帐篷内的队员听见了雪崩的隆隆声之后,立刻割开帐篷逃命这一场景。随后一些人在黑夜里摔落在了山崖上导致骨折身亡,另一些人也在极低的气温下被冻死。然而,这一理论却被很多专家质疑。首先他们认为当地的坡度很平,并不足以引发大规模雪崩,当时的气象和环境也并没有雪崩的征兆。更有一些技术宅根据帐篷当时的形状,反推出需要多大规模的雪崩才能造成,然而当夜并不存在这种级别的雪崩。

       此外,受害者的尸体都只是被少量的雪浅埋,他们的足迹也清晰可见,这也似乎和雪崩后的状态不太吻合。更何况,队长迪亚特洛夫和年长的佐洛塔里尤夫都是经验丰富有过专业训练的登山者,他们不太可能在可能发生雪崩的地方露营。

4.死于野兽或未知生物

       这是Discovery频道曾经推出的“俄罗斯雪人(Russian Yeti)”专题中提到的观点。认为雪人这种传说中的生物跟踪并袭击杀死了所有人,还摧残了杜比尼娜的尸体,咬下了她的舌头。还有一些人认为是外星人的袭击。当然了,这些假设的前提,是真的存在这样的生物。


5.死于误入军事禁区

       虽然有些阴谋论,但这是目前最被俄罗斯人所接受的观点。因为事发地点恰好位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前苏联在此发射场进行了部分R-7弹道导弹的测试)到新地岛(前苏联主要的核武器试验场)的路径上。而当晚被目击的那些亮红色火光,正是由于R-7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造成。现场留下了大量金属碎屑似乎也佐证了这一点。这或许也解释了尸体肤色为何会呈现为橘红色,而且衣服上残留大剂量的放射性也侧面说明了当地正在进行核试验。考虑到上世纪50年代末,的确是前苏联正在加速研发核武器,大量进行核试验的初期,这一说法确实有其说服力。

前苏联和美国的核武器竞赛。

根据更多俄罗斯当地人的揭秘,会发现其背后还暗藏着更多不可告人的真相:

       首先,据说当地政府的搜索调查早在2月6日就开始了,这个时间远远早于登山者预定的日期,也早于家属提出搜救的日期。这说明当局早就发现了什么。军队搜查的行为,也被一些当地的曼西人所证实。其次,据说尸体遭到了军方人员的移动和翻转,以造成假象误导调查者。因为尸体身上积雪的覆盖程度和降雪量似乎并不吻合。尸体身着的衣服被特殊试剂洗涤过,而且彼此之间的衣服还弄错了。此外尸检的报告从来都不完整。

       再次,相机里的照片全部失效,一本本应存在的日记本也不翼而飞,但金钱和贵重品却完好无损,这些似乎都暗示着有人动了手脚。因此,有很多人提出这样偏阴谋论的观点:探险队在无意中误入了前苏联的核试验禁区,为了防止机密遭到泄露,当局只能杀人灭口。他们在夜里突袭了登山队的帐篷,暴力袭击了三名反抗的队员,并将他们的尸体深埋起来,而另外一些队员则在逃跑中被冻死。随后军方又做出了假象,试图快速结案不了了之,并且把事件的相关资料全部归档于机密情报。到这里还没有完。随着战斗民族网民的进一步挖掘,又挖出了一个大料:

       原来,十名登山队员中的九人都是彼此熟识的校友关系,只有一个人是后来加入的,原本谁也不认识他。这个人,就是年纪最大的佐洛塔里尤夫。他是在山区无意中认识了这帮登山者,并在攀谈之后临时起意决定加入他们。

       网民们继续扒出佐洛塔里尤夫的身份是一名军人,甚至曾经参加过1945年的攻克柏林的会战。而且很多人怀疑,此人的真实身份实际是一名间谍。他带着照相机(尸体的脖子上还挂着),伪装成登山爱好者,来到军事基地打探前苏联的机密情报,并诱导着不知情的队员们接近军事禁区。

       对于所有的这些众说纷纭,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却极其有限,我们也无法得出确切的真相。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志在征服高山的探险者们,只能永远留在那座死亡之山里。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37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18 绝密档案 https://www.ufo189.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浙ICP备17056313号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